top of page

【勝綸專欄】勞工可以要求雇主一定要接受勞務嗎?


一、問題

小明在公司平常兢兢業業,但某天卻被無端解僱,當小明向公司提起確認僱傭關係後,公司曾允許小明回任工作,但是只能居家辦公,且要確實打卡,但是公司在小明居家上班期間都故意不指派任何工作,連小明要到公司上班也被拒絕。此時小明可不可以跟公司主張「公司一定要接受我的勞務」呢?對此,其實是涉及到所謂「就勞請求權」的討論。


二、解說

(一) 依照民法第482條規定:「稱僱傭者,謂當事人約定,一方於一定或不定之期限內為他方服勞務,他方給付報酬之契約。」,可知,僱傭契約(或勞動契約)的雙方,一方(勞工)的義務為提供勞務、另一方(雇主)的義務為給付工資,似乎沒有要求雇主一定要接受勞工的勞務。

(二) 對此,雇主受領勞工的勞務到底是義務還是權利(換言之,勞工到底有無這個權利),在過去學說及實務上多有爭執,且多數法院判決見解仍是認為「勞工無此等權利」或「雇主只有受領勞務的權利,而非義務」的結論(可參臺灣高等法院92年度重勞上字第10號民事判決)。

(三) 不過,也有法院判決曾認為並非完全否定就勞請求權,而是只有在限定的情況下,「如勞工不就勞(即「提供勞務」),導致勞工的職業技術水準無法維持時」,才會承認勞工之就勞請求權存在,否則,勞工是不能強制雇主受領他的勞務(可參最高法院82年度台上字第3176號判決、最高法院89年度台上字第2267號判決)。

(四) 最近,令人矚目的是臺灣臺北地方法院110年度勞訴字第249號判決,法院對於就勞請求權有較新穎的詮釋,略以:「參酌勞動事件法第49條第1項,在勞工提起確認僱傭關係存在之訴,勞工聲請定暫時狀態處分除給付工資外,也包含雇主繼續僱用勞工的主要內容,也應該認為勞工有就勞請求權。…雇主雖然願意支付工資,但是以無適合職缺為由,只要求勞工「居家辦公」,卻不指派任何工作,勞工曾經到原本的工作地點表示提供勞務,也遭到雇主拒卻,等於強制勞工無所事事坐領乾薪,這只能滿足勞工經濟上維繫生存的條件,無法填補勞工的「工作權」行使,導致勞工人格發展受限,有礙於就勞請求權之實現」。法院以勞動事件法第49條的規範精神推導出勞工應有就勞請求權,並無侷限在勞工要有特別利益存在為前提,可謂一大突破。


三、結論

小明(或勞工)到底有無要求雇主接受勞務的權利,若從民法僱傭契約章的角度切入時,確實很難直接推導出來,且從實務的發展而論,少有法院肯定勞工有此等權利更遑論據以主張。因此,上開臺北地院判決已經算是近年來少數針對「就勞請求權」有完整的敘述、鋪陳的判決,該件判決目前上訴到2審,仍須留待後續結果。


文/華育成律師



★★★邀約內訓/專題講座/產品諮詢★★★

請洽林政儒顧問

連絡電話:(04)2221-0860

E-MAIL:cjlin@sllaw.com.tw

Commenti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