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unge紋理

給付退休金差額訴訟(夜點費)問答集
Retirement Pension Column

 
Marble Surface

夜點費常見Q&A線上說明

一、夜間值班的費用通常會延後兩個月發放,換句話說薪資條上的薪水通常是兩個月前值班費用,請問計算基準是當月薪資?

勝綸:

  1. 國營事業的夜點費性質爭議,依照近期法院近乎一致的判決,性質上係屬「工資」(參臺灣高等法院109年度勞上易字第20號民事判決等)。

  2. 而依照勞動基準法(下稱勞基法)第23條第1項前段規定:「工資之給付,除當事人有特別約定或按月預付者外,每月至少定期發給二次…」,雖可與員工特別約定發放時間,然其仍屬當月提供勞務,雇主所應支付之對價,僅因勞資雙方的特約延後發給而已。

  3. 因此,在計算平均工資時,仍應以原實際提供勞務而可取得加班費的時間點加以認定之,是,本件有關薪資計算的認定基準即應以「當月薪水+延後兩個月發放之夜點費」合併計算作為當月薪資之數額。

 

二、現階段提出訴訟,是否有勝訴的可能?

勝綸:

  1. 早期法院實務見解認為如果勞工還沒有實際取得退休資格,則縱然與雇主協議提前結清退休金,且退休金金額低於勞動基準法的標準,勞工亦不當然可以請求差額,蓋如此將會使雇主有提前給付退休金之疑慮(參臺灣高等法院臺中分院96年勞上易字第6號民事判決、臺灣高等法院臺中分院108年度勞上易字第32號民事判決)。

  2. 然而,國營事業工會在109年與國營事業達成提前協議後,選擇提前結清的勞工已有實際的退休金差額產生,是否如以往見解般,不得請求,則有不同意見,更可說以目前查詢中油及台電案件,獲得勝訴判決者為多數。此可參臺灣高等法院高雄分院民事判決110年度勞上易字第28號、臺灣高等法院高雄分院民事判決110年度勞上易字第12號、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民事判決110年度勞訴字第91號、臺灣橋頭地方法院民事判決110年度勞訴字第45號、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民事判決110年度勞訴字第12號、臺灣桃園地方法院民事簡易判決110年度勞簡字第12號、臺灣橋頭地方法院民事判決110年度勞訴字第15號、臺灣嘉義地方法院民事判決109年度勞訴字第21號。

  3. 並舉臺灣桃園地方法院民事簡易判決110年度勞簡字第12號為例,摘要其理由如下:

本件被告雖以原告尚在被告公司任職,其對於退休金之請求權尚未發生,縱使原告前開主張為有理由,仍不得向被告請求等語置辯。然依上開說明及系爭協議第5條約定:「…甲方(即被告)同意依本協議書規定給付乙方(即原告)結清舊制年資退休金,並按乙方約定結清舊制年資之日(即109年7月1日前)6個月內平均工資計發,以匯款方式一次給付之」等語。由此可知,兩造係對勞退舊制辦理結清,並於系爭協議書約定一次給付給原告已達成合意,而本件既係因舊制結清中夜點費是否計入平均工資計算所生之爭議,則依前開說明,夜點費既應計入舊制平均工資計算之標準,因此所生之差額,即屬被告應結清勞退舊制之範圍,兩造既約定對此勞退舊制部分一次給付,則此差額即不因原告尚未退休而不得請求,被告此部分抗辯即屬無據。又被告對於原告請求之數額及計算方式均不爭執,是原告請求被告給付195,720元即屬有據,應予准許。

 

三、提前結清時已與公司簽訂協議,協議是否會影響訴訟成敗?

勝綸:

參酌之前台電公司的案例(臺灣臺北地方法院110年度勞訴字第91號判決表示:「兩造合意給付結清退休金時,關於平均工資之計算約定,明顯低於勞基法第55條所定之最低標準,而有違反法律強制規定之情形,業經審認如前,惟除卻關於應付退休金額之計算部分外,兩造就簽署年資結清協議書協議先行結清原告之舊制年資退休金之合意,於原告並無不利,則依民法第111條但書規定,年資結清協議書於除去違反強制規定部分後仍為有效。」)可知,雖有簽訂協議書,但協議內容如有違反勞基法最低標準,仍將不被法院接受。

 

四、提前結清訴訟有無起訴的時間限制?越晚提出會不會有敗訴可能?

勝綸:

  1. 提前結清的協議本身屬於契約約定,可能會適用民法第126條的15年時效;但請求的標的屬於退休金,所以也可能會適用勞動基準法第58條的5年時效。而目前尚沒有相關罹於時效的判決,故僅能建議保險起見,應於結算日後5年內提起,較為適當。

  2. 但特別提醒勞工,因為提前結清屬於勞雇間的協議情況,雖然目前多數法院認為勞工簽立協議書後再提起,不違反誠信原則。但在勞動法訴訟中,如果久未提起訴訟,則縱然該訴訟類型沒有時效限制(如確認僱傭案件),仍可能被法院認為權利人太久沒有行使權利,使義務人信賴權利人不予行使後,卻再為行使,而有違反誠信原則,被認定敗訴的可能。是以此類訴訟,仍然建議盡速提起為宜。

  3. 權利失效之判決,可參臺灣高等法院民事判決106年度重勞上字第12號:「按行使權利,應依誠實及信用方法。權利人在相當期間內不行使其權利,依特別情事足使義務人正當信賴權利人已不欲其履行義務,甚至以此信賴作為自己行為之基礎,而應對其加以保護,依一般社會通念,權利人行使權利乃有違誠信原則者,應認其權利失效,不得行使。至審酌上開構成權利失效之要素,得依具體個案為調整。又權利失效係源於誠信原則,如權利人怠於行使權利確悖於誠信原則,其主觀上對權利存否之認識,則非所問。再消滅時效係因一定期間權利之不行使,使其請求權歸於消滅之制度;而權利失效理論之運用旨在填補時效期間內,權利人不符誠信原則之前後矛盾行為規範上之不足,以避免權利人權利長久不行使所生法秩序不安定之缺漏,兩者之功能、構成要件及法律效果均有不同。次按不定期勞動契約屬繼續履行之契約關係,首重安定性及明確性。其契約之存否,除涉及工資之給付、勞務之提供外,尚關係勞工工作年資計算、退休金之提撥、企業內部組織人力安排、工作調度等,對勞雇雙方權益影響甚鉅,一旦發生爭議,應有儘速確定之必要。參酌德國勞動契約終止保護法(Kundigungsschutzgesetz)就勞工對解雇合法性之爭訟明定有一定期間之限制,益徵勞動關係不宜久懸未定。權利失效理論又係本於誠信原則發展而來,徵之民法第148條增列第2項之修法意旨,則於勞動法律關係,自無於勞工一方行使權利時,特別排除其適用(最高法院102年度台上字第1766號判決意旨參照)。」。

 

五、若現階段先提起提前結清支付退休金差額訴訟敗訴,於正式退休後能否再提出訴訟?

勝綸:

如果法院判決敗訴的理由,是因為認為公司用低於法定標準結清,所以結清無效,則舊制年資依法保留,於符合退休資格時,仍可能重新提告請求退休金差額,並不會影響退休差額的請求權利。此可參臺灣高等法院臺中分院107年度勞上字第40號民事判決。

 

六、提前結清前六個月,剛好沒有排定夜間值班,導致薪資上沒有夜點費收入,是否就不能請求差額?若退休前剛好又輪到夜間值班,是否只能在退休後再提出訴訟?

勝綸:

  1. 依勞基法第2條第4款:「平均工資:指計算事由發生之當日前六個月內所得工資總額除以該期間之總日數所得之金額。」,是故,提前結清年資前6個月因無夜點費之收入,則除非有其他薪資項目屬工資性質未納入平均工資計算外,即無差額產生,無法主張此權利。

  2. 又,退休前有夜點費之收入,但公司未納入計算,此時,將牽涉到台電公司有未每月足額提繳6%新制退休金之情形,而可於在職或退休後提起訴訟向公司要求補足該差額。

 

七、我的職務是兼公務員身分的職員,能否提起本次訴訟?目前是否有勝訴案例?

勝綸:

  1. 本所替台電員工向台電公司主張給付退休金差額之案例,其中即有兼公務員身分者,而法院認本件係屬給付退休金差額之私權事件,民事法院具有審判權,故可提起本件訴訟,並獲得勝訴判決。

  2. 此可參臺灣高等法院109年度勞上易字第20號民事判決:「按勞動基準法(下稱勞基法)第84條雖謂公務員兼具勞工身分者,其有關退休等事項,應適用公務員法令之規定,惟並未規定因此所生之爭議,究應由普通法院抑或行政法院審判,仍應依爭議之性質定審判權之歸屬(司法院釋字第759號解釋理由書參照)。又公營事業依公司法規定設立者,為私法人,與其人員間,為私法上之契約關係,雙方如就契約關係已否消滅有爭執,應循民事訴訟途徑解決(司法院釋字第305號解釋參照)。查兩造固均不爭執被上訴人饒福奇為派用人員,屬勞基法第84條規定之公務員兼具勞工身分者(見本院卷第117、118頁)。惟上訴人係依公司法所設立之股份有限公司,其為私法人,且饒福奇係請求上訴人給付退休金差額,核其訴訟標的法律關係應屬私權爭議事項,而非基於公法關係而為請求,普通法院自有審判權(最高法院96年度台再字第6號判決意旨參照),先予敘明。…⑶查上訴人為經濟部所屬之國營事業,饒福奇係派用人員,屬勞基法第84條所稱之公務員兼具勞工身分者,揆諸上開規定及說明,有關其退休事項,應適用公務員法令即國管法第33條授權經濟部訂定之退撫辦法辦理。又黃天助、許瑞山2人為上訴人僱用人員,屬勞基法規範之勞工,亦屬退撫辦法第2條規定:「本辦法所稱各機構人員,指各機構支領薪給之派用人員及僱用人員」,亦有退撫辦法之適用。而依退撫辦法第3條規定:「本辦法所稱基數,係指計算事由發生時1個月平均工資。平均工資依勞基法有關規定辦理」。足見經濟部所屬事業人員關於退休金計算之平均工資認定,仍係依勞基法有關規定辦理。故被上訴人之退休事項固應依退撫辦法辦理,惟就退休金之平均工資仍依勞基法規定辦理,自可認定。」)(另尚可參臺灣高等法院109年度勞上易字第9號民事判決、臺灣高等法院108年度勞上易字第141號民事判決)。

 

八、工資結構中,還有未納入退休平均工資計算的津貼,能否一併請求?

勝綸:

  1. 依勞基法第2條第3款有關工資之定義:「指勞工因工作而獲得之報酬;包括工資、薪金及按計時、計日、計月、計件以現金或實物等方式給付之獎金、津貼及其他任何名義之經常性給與均屬之。」,亦即,倘若工資結構中尚有符合「勞務對價性」、「經常性給與」2要件者,即具有工資之性質,可於本案訴訟中一併請求。

  2. 但必須提醒,其他津貼之前案與夜點費爭議相較,數量較少,故無法準確判斷勝訴之可能性,且若一併提起,則涉及項目較多,一般來說會延宕訴訟之審理時間。

 

九、假設工作地點是在台中地區,是否一定要在勞務提供地所屬的法院進行訴訟?同樣的委任律師後是否仍需親自前往開庭?

勝綸:

  1. 依勞動事件法第6條第1項規定:「勞動事件以勞工為原告者,由被告住所、居所、主營業所、主事務所所在地或原告之勞務提供地法院管轄;以雇主為原告者,由被告住所、居所、現在或最後之勞務提供地法院管轄。」,因此,勞工可選擇提告之管轄法院不限於勞務提供地(例如本問題之臺中地方法院),公司所在地之法院(即臺北地方法院)亦有管轄權。且目前台北地方法院已有相類案件取得勝訴,同院法官承審時多會予以參酌。

  2. 另,委任律師(即訴訟代理人)後,除非經法院要求,否則本人既已委任律師出庭,即不需親自前往法院開庭。

 

十、同上,倘若繫屬法院不是勞務提供地的法院,敗訴機率是否會比較高?

勝綸:

  1. 各地方法院對於案件之見解通常會趨於一致,例如本案的夜點費性質,近期法院從北到南都認定屬工資,應不致有非勞務提供地之法院敗訴機率較高之風險。

  2. 且參酌本所目前查詢所得之勝訴判決,亦分散各地,北中南均有取得勝訴之情況,應無非勞務提供地法院即會增加敗訴之風險。

 

十一、請問一、二審級打完要花多久時間?

勝綸:

依照本所承辦有關台電公司夜點費之案件,平均大約1年左右可打完一、二2個審級。但因法院每個案件辦案進度不一,或者偶有特殊情形(例如因疫情關係致法院暫時不便開庭),如有略為延遲,也請耐心等候。

十二、訴訟委任方式

勝綸:

  1. 由各分會(單位)統一辦理收整資料:煩請各分會(單位)協助收集有意願者之相關資料,轉交本所初算差額之金額後,協助分組(不指定)。

  2. 自行組團:自行尋找配合組員,共同訴訟。

  3. 個案委託:若無法找到組員者,委託本所徵得其他共同訴訟者同意,將依委託順序,進行徵詢作業,但不保證能媒合成功。

  4. 已確認分組或組別時,將已加LINE群組方式,邀請組員加入,統一溝通與確認事項,並邀請該組主責律師、專案承辦與行政人員共同服務。

  5. 聯繫方式:請洽勝綸法律事務所林政儒顧問,電話04-22210860。

十三、須提交那些資料(已退休、提前結清)?

勝綸:

  1. 已退休人員:「員工退休申請表」與「退休前六個月薪資明細」、個人手機號碼(聯繫使用)。

  2. 在職提前結清人員:「勞工結清舊制年資給付通知書」、「退休前六個月薪資明細」、個人手機號碼(聯繫使用)。

  3. 若資料取得有任何疑問,請來電聯繫。

十四、其他程序補充說明

勝綸:

  1. 訴訟程序:完成分組→簽署「委任狀」與「委任契約」→繳交(匯款或現金繳納)費律師費用至指定帳戶→主責律師擬狀提起訴訟→法院依照訴訟標的金額裁定或通知繳交”裁判費"→正式進入訴訟→一審與二審結束→確定訴訟→各別寄送判決書與裁判費資料

  2. 何謂裁判費淺介:

  • 繳交裁判費:人民向法院請求裁判時,必須要繳交的費用,原則上是原告於起訴時便需預先繳納裁判費,如果不繳納,法院會先裁定命補正,如果還不補繳,法院便會以裁定駁回原告之起訴。

  • 補繳裁判費:訟程序進行中訴訟標的金額結算後高於原先提起訴訟之金額,法院會再裁定補繳不足差額。

更新日期2021/08/15